精彩小说

精彩小说 > 玩家超正义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喀戎的承诺

第二百一十七章 喀戎的承诺

安南将这个玩家们暂时用不到的功能,现在就掏出来跟玩家说,其实也能算是一种阳谋。

毕竟玩家们随时都可以进入这个世界,在死后更是会直接获得“永久居住许可”。

但一旦进入了这个世界,他们就无法返回他们生前所在的世界……所以这并不会让他们急匆匆落入这个世界,反而会想办法、不慌不忙的经营好自己“仅有一次”的现实生活。

与此同时,考虑到这个世界才是他们真正的归宿、他们就必然会更加重视这个世界。会努力经营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关系和形象……这同时也是一种对玩家们的行为约束。

但并非是通过威逼的手段,而是靠着利诱——

通过合理的难度、丰厚的奖励,让玩家们越肝越想肝、越肝就越爽。让玩家们清楚……这个时期他们肝出来的东西,都是日后他们自己所能享用的。

安南放出去的这几张“饼”,很好的安抚了玩家们。

果然玩家们是一种特别喜欢吃饼的生物……

每年的各种游戏展,全世界的玩家们都会凑过来,一起兴致勃勃的吃着不知道哪年才能做出来、也不知道做出来的时候会不会突然缩水的饼。

在确认安南的确已经安全、顺利通关这个要命的异界级噩梦后,那些迎接他“出狱”的这一波亲朋好友们,也就很快四散离开了。

毕竟他们各有各的工作……

卡芙妮是诺亚的女王,玛利亚是风暴之塔的塔之主。就连曾经无所事事、能够自己开个店玩的萨尔瓦托雷,如今也已经是泽地黑塔的塔之主了。

塔之主正常来说是无法离开巫师塔的,因为他们正是巫师塔的“触觉”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塔之主想要离开巫师塔,就像是一个人的灵魂离开自己的躯体。

想要绕过这道咒缚是非常困难的。

风暴之塔的情况比较特殊。

只要“风暴之女”吸走了这段时间内积存的风暴要素,就可以暂时离开一段时间——这是因为风暴之塔本身就有一定的意识,允许她想办法释放或者消化掉这股力量、最起码也要让精神不要那么压抑。

……但同样的,如果世界上的某地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天灾,而玛利亚当时不在风暴之塔内,她就无法及时进行侦测与镇压。

那正是独属于玛利亚的职责。

而萨尔瓦托雷那边的情况不太一样。

在泽地黑塔,“传火者”本身就是巫师塔的能量源。

根据萨尔瓦托雷的说法,他为了让圣火能够自行运转、硬是把雨果又找了回去……并且将圣火在雨果身上点燃,让他姑且顶一阵子的班。

换言之,就是萨尔瓦托雷通过机制触发、将雨果选为了塔之子。通过塔之子的权限,以及雨果对圣火之力的熟练掌握,让雨果对付对付还是可以的。

虽然雨果现在还没有进阶到黄金阶,但他毕竟也曾是泽地黑塔的塔之主,他的灵魂本质并没有退化。

安南不禁感叹。

这种“父与子”之间频繁的立场变换,让雨果和萨尔瓦托雷看起来就像是男生宿舍的舍友一般……

为了不让泽地黑塔把雨果烧干,萨尔瓦托雷临走前专门把泽地黑塔改为了“低性能模式”。闭门不出,图书馆和实验室全部暂停,除了电梯和照明外什么功能都不开,就突出一个省电。

但以防万一,萨尔瓦托雷也还是不敢耽搁。

毕竟雨果如今是液态灵魂,质量相较于黄金阶的固态灵魂来说差太多了,实在是不禁烧。

好在他们三个,现在都被安南录入为玩家了。凑齐六页真理残章后,玩家的传送功能,也已经可以跨越大结界了……也就是说,他们只需要再直接传送回去就可以了。

是的,他们都是偷偷传送过来的。

不然的话,以他们的身份、想要在同一时间立刻进入联合王国,还不允许联合王国对此进行准备……那时候百分之百闹会出什么大乱子。

——你放我们进来啊!

——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?!

——安南大公危险了,我们进来救人,你放我们进来啊!

——我不信,你们是不是要刺杀安南大公!你把他的位置告诉我,我派人去救他!

——我们不可能告诉你的,而且你们去了也没用,必须得我们来!

——你们觉得我会相信吗?

大概到时候,就会是这样的情况。

所以他们只能绕过大结界,直接传送到丹尼索亚、再驱车前来。也就是安南通关的快,才没有耽误他们太长时间……好在他们回城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传送落地了。

而在这些亲朋好友散去过后,留下的应该就是找安南有事的,以及丹尼索亚的当地人。

比如说艾萨克、纸姬、无面诗人,奥菲诗等白银旅团一伙……还有马人喀戎。

安南非常清晰的感受到,喀戎的目光是聚焦于自己手上的。

准确的说,是聚焦于三之塞壬上。

“喀戎大师,你来找我……是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安南开口询问道。

喀戎点了点头,肃穆的对安南行了一礼:“我来拜见天车之神。

“感谢您的使徒们将我从画中拯救出来。他们的努力我不会忘。”

“哪里……你也救了我嘛。我们两清了。”

安南温和的应道。

多亏了喀戎的预言——作为古代马人中几乎最为强大的一位,他的预言甚至能够看穿梦界之河、直接看到发生在异界的噩梦。

也就是他得知了安南所面临的危难,才有如今的“大救援”。

……不过。

之前的喀戎,对安南虽然尊重、但也没有如此敬畏。

安南也从他的态度中意识到——的确已经不再存在,能够阻碍自己升华的敌人了。他成为天车之神,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。

对安南的回应,喀戎只是叹了口气:“哪里……假如我能提早发出警示的话,您根本就不会陷入到那种危难的境地。”

“喀戎阁下,您提前就意识到了不对吗?”

“其实在银爵士前往凛冬的同一天,就有人来到诺亚袭击了我……那正是从未来回来的‘蠕虫信徒’。他并没有与我发生激烈的战斗,而是借助着烟雾镜的封印、将我完全踢回到了画中。

“在我进入到画中后,就无法主动联系任何人。必须要有人走到这幅画前面时,我才能与他沟通。

“而这时,我看到英格丽德女士的手下,开始大面积的被蠕虫侵蚀了。

“蠕虫的信徒,就是蠕虫所爬行的痕迹。它们的存在,就证明蠕虫曾在这个时代生存过……但在这个时代真正到临之前、它就被放逐到了更远的时代。如果存在一个两个蠕虫信徒,那么大概是他们挖到了什么不该挖的东西。

“但如果突然出现了一片蠕虫信徒,说明蠕虫已经影响过了这段历史——您也可以理解为‘他们都是从不远的未来回来的人’。蠕虫啃食掉了他们从‘现在’到‘未来’这一段的历史,用未来的他们杀死了现在的他们。

“现在回头看的话,众神前往凛冬处理天车御手的事务、纸姬阁下对您所讲述的关于您灵魂的‘本质’,其实都是在蠕虫的影响下做出的举动。

“这个时期的蠕虫,并没有什么谋略可言。但就在纸姬将蠕虫映成了您的倒影之时……您与蠕虫的关系,就如同萨尔瓦托雷阁下与他的倒影一般。

“他立刻获得了与您同等水平的智慧与谋略,就目前已发生的一切开始进行布局。

“因为他在未来,能够清晰的看到过去发生的一切……于是他亲自操控着英格丽德,改造了那个噩梦。

“在那之前,蠕虫的确是希望英格丽德成为天车,阻断您的道途……但就是从纸姬阁下在蠕虫的暗示下,以您的灵魂赋予了蠕虫形态之时,蠕虫的原始计划就被改变了。或者说,被优化了。

“他的新目的,就是使您陷入绝对的绝望。只要您当时陷入绝望并自杀,他就可以复刻曾经的历史。用‘天车之子’的身份跨越时代,从您体内破腹而出,以拥有肉身和智慧的姿态复活于这个时代。”

喀戎叹了口气:“有时候,看到的东西太多也不是好事。尤其是在我找不到人说的情况下。

“好在一切都还不晚……终于是在不可挽回之前赶上了。”

说着,喀戎与安南对视一眼:“我想,您应该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。”

安南微微一笑。

“蠕虫之死……对吧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喀戎肯定的答道。

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

蠕虫如今获得了安南的全部智慧、并且在安南以任何原因死去的同时,他就能直接复活在这个时代、脱困而出。这的确让蠕虫变得无比强大……因为他现在能够学习了、也能够提升自我了。

但与此同时,这也意味着蠕虫最危险的特性消散了。

——那就是绝对的不死性。

它获得了肉身,脱离了“纯粹概念”的形态。

蠕虫变得可以被找到、可以被杀死了。

“如果您有朝一日打算猎杀蠕虫,”喀戎认真的答道,“我将会助您一臂之力。”

热门推荐